18万一张机票的那家航空公司,原来管着这么多

18万一张机票的那家航空公司,原来管着这么多

时间:2020-03-21 07:0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文丨金融八卦女作者:铁马

· · ·

有网友近日发帖称,海航旗下公务机公司金鹿航空在推出从伦敦飞上海的包机航线后,每张售价18万元、一共40张机票瞬间售罄。

随后,金鹿一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确认,海报属实。

18万的票价让人们对“包机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特别是提供这次包机预订的金鹿航空。

要说起包机,我们普通人可能很少有人接触过,毕竟吧,连曾经没有限高的罗永浩,都没有坐过私人飞机。

当时还没被限高的老罗为了挖华为荣耀产品线的总经理吴德周,前后经历了七个多月时间、持续沟通,甚至为了聚齐一次创业前的聚会,而吴德周因为开会延迟了,老罗花钱从金鹿包了一架私人飞机。

罗永浩回忆说:

“在夜里12点以后没有航班了,然后我特别特别焦虑,就想起来我以前认识一土豪投资人,他跟我讲说很多买私人飞机的事,然后还有一个是租私人飞机的事,有那种什么金鹿,那种商务机出租公司。

然后我就给我助理打电话,我说你去看一下,有没有可能联系到今天晚上,无论几点都能飞的,结果人家问了一圈就说什么两点前还是多少,是有一班可以飞的,然后我问了一下价钱,还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吓人。

北京到上海的话是,我记得好像16万多还是多少,当然我不能用公司钱啊,我就自己掏腰包,我就包了一个,我也没坐过私人飞机,我就包了一个。”

之后,吴德周在知道这是专门为了等他包的飞机以后觉得,罗永浩为了挖自己,这个诚意“有点过了”。

1.

/ 都有谁在坐私人飞机?/

罗永浩都没坐过,私人飞机离我们真的很远吗?

美国工厂一开头,曹德旺就是从金鹿航空的私人飞机上走下舷梯的:

目前,金鹿是亚洲规模最大的公务机(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私人飞机)公司,现在国内主流的公务机公司有金鹿公务、亚联、民生、中一太客等。

一般情况下,我们看到有私人飞机的大佬,其实大多也不是“一个人养着一个机组”,而是把自己买回来的飞机托管给商务机公司。

几年前有个鲁豫参访王健林的纪录片《王健林的一天》,王健林24小时内去了两个国家、三个城市,飞了6000公里,签了500亿的合同,这是只有乘坐公务机才可能实现的行程,王健林当时乘坐的是一架湾流G550。

另外,王思聪曾经接送王可可的座驾也是一架湾流G550,百度百科显示,金鹿托管着万达一架编号B-8122的飞机。

湾流550内部结构

以马云、王健林等大佬同款的湾流550为例,购买金额约为3亿人民币,每年的托管费用在1000万左右。

另外,还有这些富豪们,把自己的私人飞机托管给了金鹿航空,旺旺的这架喜庆小红机B-8081:

顶新集团(康师傅)的这架B-8128:

恒大的这架低调小白机:

不走寻常路的美特斯邦威:

还有泛海的:

史玉柱巨人的:

目前,大多数包机公司的主力机型都是湾流。另外还有雨润、三胞、富力等企业都把自己的私人飞机托管给了金鹿:

▲来源:百度百科

三胞老板还曾经资不抵债把飞机卖了。

目前,公务机客户一般分有三类。

一类是直接买家,就是上文说的首富们,也叫高定制人群,频繁出差、需要效率,讲究个私密安全,买得起也养得起。

第二类是运营商,租了以后转租,就像老罗从金鹿租飞机去接人。

而第三类是金融租赁公司,一次买上好几架,再租给运营商或私人老板,分为融资租赁(租得久了相当于买)和经营性租赁。

2.

/ 比首富们还壕的787/

首富们选择的私人飞机多是售价3亿元左右的湾流450-650。

湾流飞机一小时的包机费在7-8万元左右,而这次伦敦飞上海的“18万机票”,则是波音787 商务机型。

目前,金鹿航空有两架波音787 Dreamliner,都是顶级奢华的公务机。一架是中国香港一位匿名富豪买的(大概花了21亿,此外光是付给Kestrel 航空公司的改装费就高达一亿美金),金鹿代为托管。另一架是金鹿自己买的,可以用来出租预定。

金鹿自有的这架商务机版787,内部装饰是这样:是不是觉得像个总统套房?

但这只是一架飞机啊。

在亮相之前,据说这架787曾进行了长达2年半的客舱内部设计和装潢,瞅瞅,光飞机装修,就装了两年半。

载客上限为19人,对比一下普通787一般能载300人左右。

也就是说300人左右的的机票钱让19个人出,其实这么算下来每小时50万元的包机不算太贵。

B站up主Sam chui去参观了这架梦想787,发现空姐英语流利到不行:

机上卧室里的毯子,都是爱马仕:

所以这架飞机从伦敦飞到上海大概12个半小时,50*12.5=625万元,再加上其他的费用,800万包机回国,其实收费是他们的正常范围内,只不过普通人坐不起罢了。

目前,私人飞机飞一次的价格包括这些:

3.

/ 金鹿航空,不受海航影响?/

在海航风雨飘摇之际,我们发现提供高端服务的金鹿航空,受的影响并不是很大。

金鹿公务总经理接受采访时说:

“疫情发生后,公务机行业航班量已整体下降25%以上。”

这比起其他民航,损失小到可以忽略。另外他还说:

“有一些客户原来是搭乘大航班头等舱出行,疫情期间转而选择公务机包机飞行。这部分新增业务给航班减少带来了一些弥补。”

另外,根据统计数据,去年1-7月,金鹿公务航空执行航班任务共计1806架次,飞行时间已达5243小时,航班量同比增加19.4%,飞行时间同比增加23.9%。

但其实去年中国公务航空市场再次进入调整期,公务机行业整体飞行航班量下滑近20%,而金鹿还是没有受到海航“卖卖卖”的影响。

难道真的是买飞机、租飞机的老板们“财大气粗”,盘活了金鹿吗?